•   您當前位置:首頁 >> 法院文化 >> 理論研究

    困惑與希冀:對在家事審判中確認“隔代探望權”的司法考量

    2017-11-03  六安市中級人民法院 閱讀數:4063 【字體:  【打印】 【關閉】

    論文提要:本文以家事審判改革為背景,分析指出在當前各地法院解決“隔代探望權”糾紛過程中遇到的問題和困惑,以及主要表現,并總結這種困惑的根源所在,從六個角度對確認“隔代探望權”進行司法考量,并提出了六個方面注意事項和完善路徑。

    第一部分簡單介紹了當前司法實踐中涉及“隔代探望權”案件常用到的法條,法律對這塊有哪些相應的規定。

    第二部分通過以調解方式結案、以判決方式支持“隔代探望權”和駁回“隔代探望權”等三個典型案例闡述了當前涉“隔代探望權”司法實踐之困惑,主要體現在情與法的沖突上,并歸納困惑之根源。

    第三部分從擴大探望權主體范圍、權利義務對等性和法律邏輯一致性、公序良俗原則和我國傳統道德、順應國際司法潮流和維護老年人合法權益、家事審判改革、避免法官無端被追責這“六個需要”的角度對家事審判中確認“隔代探望權”進行司法考量。

    第四部分從宏觀和微觀等六個方面指出在確認“隔代探望權”過程中需要注意哪些事項以及完善的路徑。


    關鍵詞:家事審判  “隔代探望權”  道德   調解  心理咨詢


    注:本文全文共計9945字符數(含注釋)


    主要創新觀點:本文的創新觀點主要在于結合當前家事審判改革這個大背景,通過法理、情理論證,宏觀和微觀視角分析家事審判中遇到的新問題——“隔代探望權”糾紛。面對新問題,各地法院是怎樣處理的,其處理結果的不同原因何在,因此總結出當前家事審判中處理涉“隔代探望權”糾紛的困惑以及主要表現,并分析主要原因。筆者從法理、情理、國情、以及家事審判改革等六個方面對確認“隔代探望權”進行了全面的司法考量。本文的寫作結合了當前的國情和司法改革、家事審判改革等熱點,較之以往學者的觀點更為全面、新穎。最后部分的注意事項和完善路徑,也是從宏觀與微觀兩大角度進行闡述,宏觀視角包括“填補立法空白,修改完善《婚姻法》第三十八條或出臺司法解釋”、“家事審判中加大法官職權干預”、“充分運用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處理“隔代探望權”糾紛”;微觀視角包括開展“確認“隔代探望權”以不干擾被探望人家庭正常生活為前提“、“心理疏導和心理咨詢,設置“探望冷靜期”、“打造溫情的“隔代探望權”執行方式,開展調查回訪”。完善路徑具體而又富有操作性,回歸審判、執行等司法實踐本身。

     

    以下是正文:

    一、涉及“隔代探望權”的相關法條

    “隔代探望權”,顧名思義,即祖父母、外祖父母對其孫享有的探望的權利。此概念是近年來在我國是隨著社會的發展和人們法律意識的增強而衍生出的。與我國《婚姻法》明文規定的探望權相比,其最主要區別在于探望主體的擴大,由父母擴大到祖父母、外祖父母。討論“隔代探望權”之相關問題,必須明確探望權的內涵。我國法律目前沒有專門的法律條文對“隔代探望權”予以規定,僅有對于探望權的規定。相比老《婚姻法》,2001年《婚姻法》第三十八條新增加了探望權的規定。該條規定:“離婚后,不直接撫養子女的父或母,有探望子女的權利,另一方有協助的義務。行使探望權利的方式、時間由當事人協議;協議不成時,由人民法院判決。父或母探望子女,不利于子女身心健康的,由人民法院依法中止探望的權利;中止的事由消失后,應當恢復探望的權利。”該條文規定的探望主體也只是針對離婚后,不直接撫養子女的父或母,未涉及他人。另外一條是《民法通則》第七條:“民事活動應當尊重社會公德,不得損害社會公共利益,擾亂社會經濟秩序。”各地法院判決支持“隔代探望權”常援引此條用以說理。前一條文是特別法,是法律對于探望權的專門規定,后一條文是普通法,更多強調社會傳統道德規范,可見,“隔代探望權”案件判決常涉及到情與法的權衡。

    二、當前涉“隔代探望權”司法實踐之困惑

    (一)案例引入

    2017年6月5日《人民法院報》第03版專版刊登了題為“結痂的親情”的文章,該文報道了上海市虹口區人民法院受理的一起特殊的探望權糾紛案件,案情如下:“老黃夫婦的兒子小黃與兒媳小敏在英國工作時相識結婚。小敏懷孕后辭職回國,生下一子取名洋洋。小黃回國欲留在國內工作照顧妻兒,卻遭到老黃夫婦的反對,他們希望小黃繼續在英國的事業,為此父子間產生巨大的分歧,最終小黃回英國繼續工作,小敏為此頗為不快。后小黃在國外不幸發生意外去世。在此節骨眼上,老黃夫婦卻要求對兒子兒媳共同購買的房屋以及小黃的存款、死亡賠償金等作為遺產進行分割,但遭到了小敏的拒絕。老黃夫婦向房產所在地法院提起遺產分割訴訟,還向小敏住所地法院提起了返還原物訴訟,法院均支持了老黃夫婦的訴請。但小敏并未及時履行生效判決,經法院強制執行后將其列為失信被執行人。自此,昔日家人徹底反目,老黃夫婦與孫子再也沒見過面。2016年初,小敏再婚,老黃夫婦輾轉與小敏取得聯系,希望探望孫子,小敏斷然拒絕。老黃夫婦遂起訴至法院,要求探望其孫。”(1)本案承辦人朱法官經過三次耐心調解,最終做通了雙方思想工作。“雙方就以往案件達成執行和解協議,同時,就探望事宜達成調解協議,約定老黃夫婦盡快撤銷強制執行申請。自2017年1月起,每逢雙月老黃夫婦可探望洋洋一次,地點由雙方協商。逢單月可通過電話或視頻聯系一次,小敏予以協助。老黃的妻子當場和小敏加了微信好友,約定此后通過微信讓洋洋與爺爺奶奶先熟悉起來。”(2)

    (二)“情”與“法”之沖突

    司法實踐中以判決結案的案例引發了關于“情”與“法”之間關系更多的思考,詳見以下案例。

    2016年江蘇法院家事審判十大典型案例中有一起判決支持“隔代探望權”訴請的案件:“王老夫婦的女兒王某婚后生育一子小周。王老夫婦在小周嬰幼兒階段、上幼兒園期間以及王某患病期間,對小周都進行了撫養照顧。2013年4月5日,王某因病去世。此后,小周隨其父親周某與爺爺奶奶共同生活。王老夫婦多次要求探望小周,均被周某以各種理由拒絕。王某夫婦遂訴至法院,請求判令準予其對外孫小周行使探望權。”(4)蘇州市虎丘區人民法院認為:“雖然按照我國《婚姻法》的規定外祖父母沒有被列入探望權主體范圍,但正常的親屬之間的往來,有利于未成年人感受親情的溫暖,培養關心他人等良好品行,有利于彌補單親家庭子女父(母)愛的缺失,符合未成年人利益最大化的保護原則。小周與王老夫婦具有親屬關系上的權利義務關系,且王老夫婦曾撫養和照顧小周,將對女兒的思念寄托于外孫身上符合情理。如果不允許王老夫婦適時探望外孫,對已年逾花甲的他們是極大的心理傷害,也有悖于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和公序良俗。故從有利于未成年人身心健康成長的角度出發,綜合我國法律規定之內在要求、中華民族文化傳統等因素,判決王老夫婦每月可探望小周一次至其十八周歲止,周某給予必要協助。”(5)

    關于駁回訴請的案例,早在2002年6月江西省南豐縣人民法院受理的一起“隔代探望權”糾紛案較為典型。案情為:丈夫小艾與妻子小彭離婚后,孩子判決由女方撫養。小艾的父母經常去探望孫子。后小彭將孩子接到縣里的幼兒園上學,艾老夫婦仍然經常去探視,甚至未通知小彭的情況下就將孫子接回家生活。小彭感到極其不滿,向幼兒園提出要求,不允許除自己以外的任何其他人探望孩子。因見不到孫子,艾老夫婦與小彭發生爭吵,小彭認為艾老夫婦的行為已經嚴重干擾了自己與孩子的正常生活,遂訴至法院,要求艾老夫婦不得擅自探望孩子。法院經審理認為:“原告小彭離婚后已重新組建家庭,艾老夫婦不體諒原告難處,堅持探望孫子,侵犯了原告的監護權,違反了婚姻法第三十八條關于探望權之規定。探望權只能由本人實施,不能委托給別人,別人無權代理”。判決艾老夫婦今后未經原告小彭許可,不得擅自探視原告之子。”(6) 被告艾老夫婦對判決結果無法接受,認為這是對中華傳統美德的挑戰,于情于理都說不過去,之后每當思念孫子,他們就躲在幼兒園對面隱蔽處遠遠的“窺視”。

    第一個案例值得欣慰的是以調解方式結案,之所以值得欣慰是因為該案存在特殊之處,該特殊之處也正是當前家事審判實踐中以判決方式支持“隔代探望權”所遇到的困境,即“情”與“法”之沖突。當前司法實踐中,因為存在立法空白,法官對于法律的理解不同,把握自由裁量權的尺度不一,加之我國不是判例法國家,導致目前此類案件常出現同案不同判的現象發生。以判決的形式支持祖父母的“隔代探望權”往往缺乏法律明文規定支撐,立法上尚處于空白狀態。支持了“隔代探望權”的訴請法官有可能感覺底氣不足,因為從法律層面缺乏十分肯定的依據,但是往往容易收獲道德的肯定和良好的社會效果。“司法過程不只是理性邏輯,還有人性和情理的融合。”(3)從情理上看,駁回了該訴請,法官又有可能在道德層面失去了制高點,覺得愧對當事人,尤其是對年事已高、遭受失獨之痛,內心本已千瘡百孔無耐訴請探望孫子的當事人。駁回訴請倒是簡單直白的適用了法律,至少沒有違反法律的規定,但是適用和理解法律是否過于教條和生硬?往往與社會公序良俗和傳統倫理道德相違背,不利于孩子的健康成長和子女利益最大化,也不利于老年人合法權益的維護,不符合善法的內在要求和當前家事審判改革的初衷。調解結案較為合適,但法官也不能保證類似案件都能達成調解。在這種狀況下,法官困惑,當事人也困惑,而正在進行的家事審判改革正是要通過試點和創新,對司法實踐中出現的各種問題進行司法考量,最終答疑解惑,尋找最好的出路。

    三、對在家事審判中確認“隔代探望權”的司法考量

    根據我國《婚姻法》第三十八條的規定,目前探望權的主體不包括祖父母和外祖父母,所以按照此條的規定祖父母和外祖父母無權探望孫子女或外孫子女。隨著社會的發展、國情的變化,這樣的規定已顯滯后,既與法理相悖又不合情理。筆者認為應當對祖父母、外祖父母探望孫子女、外孫子女的權利即“隔代探望權”進行確認。(7)對“隔代探望權”的確認,筆者從以下角度進行考量。

    (一)擴大探望權主體范圍、去除“離婚后”節點是當前國情需要

    將現有的探望權主體范圍適度擴大到祖父母、外祖父母。同時將離婚后這個時間節點去除,祖父母、外祖父母在任何階段均有權探望。當前,夫妻雙方即便未離婚,由于夫妻感情問題、婆媳矛盾等導致一些婚姻名存實亡,但夫妻雙方也并未辦理離婚手續,保持著法律上的夫妻關系。夫或妻一方由于這種矛盾故意不讓對方的父母探望。學界一直在探討主體范圍的擴大,卻忽視了離婚這樣一個時間節點的細節。從我國第六次人口普查及衛生部發布的《2010年衛生部統計年鑒》得出的數據顯示,中國現有獨生子女數約為2.8億,每年新增的失獨家庭數約為7.6萬,全國失獨家庭總數已超百萬。據一些人口學家推算,未來我國失獨家庭將達1000萬。家庭結構的巨大變化,同時也已經深深地影響到了我國關于探望權主體的立法基礎。(8)同時城鄉二元結構的現狀下,大量農民工外出務工,其子女多由祖父母、外祖父母長期撫養,孩子一年甚至幾年難見父母一面,祖父母、外祖父母成為了孩子最親的人。隨著“一帶一路”戰略的開展,國際間人員流動會更加頻繁,父母在國外,子女在國內的情形會越來越多,子女由祖父母、外祖父母撫養情形也會增加。由于祖父母、外祖父母與孩子間生活起居在一起,其感情可能遠遠超過了不在身邊的父母,如果祖父母、外祖父母不能探望,勢必會對孩子的心理健康和生活學習造成負面影響。故適當擴大探望權主體范圍、去除“離婚后”節點符合當前國情,如果不隨著社會發展情況適時調整,會造成法的滯后,進而有損當事人的合法權益。美國大法官休尼特曾說過:“正義也許會遲到,但絕不會缺席”,但是“遲到的正義非正義”。這句法律格言同樣適用在立法上,立法的遲滯降低了法的效率,會影響公平正義的實現。

    (二)確認“隔代探望權”是權利義務對等性和法律邏輯一致性的法理需要

    權利對應的是義務,法律賦予公民某項權利的同時必定會苛以義務,在賦予權利人某項權利的同時必定會在另一相關點規定義務,以達到一定范圍內的平衡。《民法通則》第十六條規定了未成年人的父母在死亡或者沒有監護能力的情況下擔任監護人的順序,祖父母、外祖父母排在兄、姐以及關系密切的其他親屬或朋友之前,位于第一順序。在子女的父母出現法定事由時,其祖父母或外祖父母是第一順序的義務人,需要承擔監護孫子女、外孫子女的義務。針對該條規定,根據權利與義務對等的原則,當孫子女的父母離婚或者一方死亡,祖父母或外祖父母應當享有對應的探望權,這樣在權利與義務才能達成平衡,否則,祖父母、外祖父母只盡監護之類的義務卻不享有探望等權利,有失公平,老年人的合法權益也難以得到保障。

    《婚姻法》第二十八條規定:“有負擔能力的祖父母、外祖父母,對于父母已經死亡或父母無力撫養的未成年的孫子女、外孫子女,有撫養的義務。有負擔能力的孫子女、外孫子女,對于子女已經死亡或子女無力贍養的祖父母、外祖父母,有贍養的義務。”根據此條文可見,在父母已經死亡或父母無力撫養子女的情況下,祖父母、外祖父母有義務撫養孫子女、外孫子女;同理,孫子女、外孫子女在其父母死亡或者父母無力撫養祖父母、外祖父母的情況下也有贍養祖父母、外祖父母的義務。打通祖父母、外祖父母與孫子女、外孫子女權利義務通道的,是未成年人之父母的生死與否與撫養能力狀況。“隔代探望權”的法律邏輯性與此應當是一致的,當父母離婚或死亡的事由出現后,祖父母或外祖父母可以行探望孫子女、外孫子女的權利,孫子女、外孫子女也可要求探望祖父母和外祖父母。另外,如果不賦予祖父母、外祖父母“隔代探望權”,祖孫之間可能無法相見。見面都難以保證,卻要求祖孫之間享受權利,互盡義務,幾乎是天方夜譚,極有可能導致《婚姻法》第二十八條以及《繼承法》第十條的立法目的難以實現。(9)

    (三)確認“隔代探望權”是公序良俗原則和我國傳統道德的內在需要

    賦予祖父母、外祖父母以及兄弟姐妹探望權符合《民法通則》之公序良俗原則。探望權本身就是基于親權衍生出的權利,探望和被探望的當事人雙方,均是有血緣關系的人。這種血緣關系是生物學上的基因等因素賦予的,屬于自然屬性的范疇。隔代探望是加強感情、維系親緣的必要方式,是最為根本的活動。夫妻離婚與否,不能影響子女與祖父母、外祖父母及兄弟姐妹的感情,不能斷絕他們之間的聯系,除非子女明確表示不愿被探望,這種表示還要建立在子女能真實表達自己意愿的前提下,且不受脅迫和其他因素干擾。在夫妻離婚的狀況下,子女的心理多少會受到負面的影響,因此更需要長輩們的關心和開導,以親情來淡化因父母離婚帶來的負面影響,幫助子女走出陰影,健康成長。我國傳統道德思想中提倡尊老愛幼。“老有所終,幼有所養”,在西周時就倡導“親親尊尊”,作為祖父母和外祖父母對于孫子的探望是幾千年來傳統道德思想的內在要求。設想如果失獨老人想要探望孫子,他們已經遭受喪子之痛,而孫子是他們在世上唯一的情感寄托,無論是出于對老人的尊重也好,還是出于對完成老人終老的愿望也罷,確認“隔代探望權”就是滿足老人尤其是失獨老人心理需求,撫慰脆弱靈魂的重要方式。如果不賦予他們探望的權利,無疑是對人性的摧殘,對人們良知的考驗,對傳統道德的漠視。

    (四)確認“隔代探望權”是順應國際司法潮流和維護老年人合法權益的需要

    “子女利益最大原則”是當前許多國家對于適用“隔代探望權”的考量標準。“隔代探望權”的使用是嚴格慎重的,必須符合這一原則。“美國“統一法律委員會”于1995 年起草了《州際兒童探視法》,意味著美國法律上認可祖父母的探視權。《州際兒童探視法》的出臺推動了各州的相應立法發展,美國各州綜合考慮家庭結構變化的現實,同時堅持“子女最大利益原則”,通過制定法形式賦予了祖父母的探視權。”(10)《德國民法典》1685 條第(1)項規定:“祖父母、外祖父母和兄弟姐妹有與子女交往的權利,但前提是交往有利于子女最佳利益。” (11)《日本民法典》第七百六十六條規定:“父母協議離婚時,子女的監護人、父母的探望及其他交流和監護子女所需費用的分擔及有關監護的其他必要事項,通過協議確定。上述情形,應當優先考慮子女的利益。”(12)以上各國對于“隔代探視權”和探視權的法律規定均體現了“子女利益最大原則”。當前離婚率居高不下,甚至逐年增加,單親家庭越來越多,子女缺失父愛或母愛,未成年子女往往成為最大受害者。很多未成年子女在父母離婚后,性格變得孤僻、怪異、甚至冷漠,不愿學習,嚴重者染上不良行為習慣,甚至走上違法犯罪的道路。在這種情況下確認“隔代探望權”可在某種程度上減輕因家庭不完整給未成年子女造成的不利影響,撫平未成年子女的心理創傷,利于子女的利益最大化,保障他們健康成長。

    另外我國《老年人權益保障法》第三條、第七條、第七十二條規定了國家和社會保障老年人依法享有的權益。這些條文都明文規定了國家和社會對于老年人合法權益的保護,“隔代探望權”涉及老年人切身合法權益的保護,確認這一權利是對廣大老齡人群利益的有效保障,也是老年人依法維權的重要依據。確認“隔代探望權”利于彌補祖父母、外祖父母情感的缺失,撫慰他們受傷或孤寂的內心,尤其是針對失獨老人。

    (五)確認“隔代探望權”是家事審判改革的現實需要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開展家事審判方式和工作機制改革試點工作的意見指出家事審判的改革目標為:“通過家事審判方式和工作機制改革試點,轉變家事審判理念,推進家事審判方式和工作機制創新,加強家事審判隊伍及硬件設施建設,探索家事訴訟程序制度,開展和推動國內外法院之間家事審判經驗交流和合作,探索家事審判專業化發展,維護婚姻家庭關系穩定,依法保護未成年人、婦女和老年人合法權益,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促進社會建設健康和諧發展。”(13)隨著社會發展,“隔代探望權”的案例在我國經歷了從無到有的過程,各地法院審理此類案件存在一定困惑,出于各方面考慮,最高院目前還沒有針對“隔代探望權”案件出臺司法解釋,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也沒有對此進行相應的立法。在這樣的境況下,恰逢家事審判改革這樣一個良好契機。對涉“隔代探望權”案件的審理進行探討、創新并統一相應做法,符合家事審判的改革目標和初衷。改革期內,及時對家事審判中遇到的困惑和暴露出的問題做系統處理和規避,并吸取各地好的做法和經驗,進行歸納、總結、推廣。

        (六)確認“隔代探望權”是法官員額制后避免法官無端被追責的免責需要

    法官員額制后,賦予了員額內法官更大的審判權,同時法官也承擔了更大的責任和風險。“終生追責”的緊箍咒始終套在員額內法官的頭上。而在審判過程中,法官的自由裁量權又是把無形的雙刃劍,推進審判的同時運用不當又會傷及自身。關于“隔代探望權”案件,當前立法尚處空白,法官支持訴請的判決雖然運用了諸如《民法通則》第七條這樣的條款來說理論證以支持自己的裁判觀點。筆者認為在法律沒有明文規定的情況下做出的判決,更多的是法官釋法,法官對條文的理解和對法的價值的判斷,這一過程實際上就是運用自由裁量權的行為。判決如果得到了社會和當事人的認可,法官被追責的風險會很小;但是如果裁判文書的說理經不起時間的考驗和當事人的認可,很可能會被認為法官濫用自由裁量權,加上一些其他因素,就有可能導致法官因此被追責。從立法上、制度上對“隔代探望權”進行明確的確認,法官做出裁判有了明確的法律依據,有了制度的保障,自由裁量權有了尺度,就可以從根本上防止法官無端被追責,打消員額內法官的顧忌,讓他們放心的做出裁判。

    四、確認“隔代探望權”的注意事項和完善路徑

    (一)確認“隔代探望權”應以不影響被探望人家庭正常生活為前提

    確認“隔代探望權”的初衷是為了彌補祖父母、外祖父母情感的缺失,修復未成年子女因父母離婚帶來的創傷。筆者認為,絕大部分祖父母和外祖父母探望孫子女、外孫子女的出發點都是單純的,無意去影響和破壞被探望人家庭的正常生活。但是不排除有的祖父母、外祖父母因情感因素或之前的家庭矛盾因素在探望過程中強勢、獨斷、專橫,甚至受“父為子綱”的傳統封建思想,認為其探望的方式都是正確的,孫子女、外孫子女乃至離婚后的兒媳或女婿必須無條件服從。如果是這樣,那么極有可能影響到被探視家庭的正常生活,尤其再婚的家庭,可能影響到他們的夫妻感情和家庭和諧。權利與義務應相統一,賦予祖父母、外祖父母探望權的同時,也要對行使“隔代探望權”作出約束,對行使“隔代探望權”的時間、地點、次數、方式等予以限制,前提都是為了不影響到被探望人及其家庭的正常生活、工作、學習。這與“子女利益最大化”原則也是相一致的。 關于行使“隔代探望權”之規定,筆者認為其主導思想可與《婚姻法》第三十八條相一致,詳見下一點。                       (二)填補立法空白,修改完善《婚姻法》第三十八條或出臺司法解釋

    雖然當前涉“隔代探望權”案件數量不多,但隨著離婚率的增長和人口老齡化的加劇,以及失獨老人人群的增加,該類糾紛必然會逐漸增多。填補法律空白是解決司法實踐困惑的根本之舉。法律應當與社會發展一致,不能滯后,應針對新問題,新情況及時作出調整,保證公民的合法權益不被損害。筆者建議現《婚姻法》第三十八條修改為:“現不直接撫養子女的祖父母或外祖父母,有探望孫子女及外孫子女的權利,現撫養方有協助的義務。行使探望權利的方式、時間、地點等內容由當事人協議;協議不成時,由人民法院判決。祖父母或外祖父母探望孫子女或外孫子女,不利于子女身心健康的,由人民法院依法中止探望的權利;中止的事由消失后,依當事人申請可以恢復探望的權利。”另外還可以補充一條:“探望主體還可以為被探望人的直系兄弟姐妹,如符合前款探望條件的也可以探望,內容與前款一致。”其他填補立法空白的方式也可以為最高院出臺相應司法解釋,其主導思想與上述修改方案一致。

    (三)在審判過程中適度加大法官的職權干預

    加大職權干預是司法能動的重要表現,以當事人主義為主兼顧職權主義的訴訟模式雖然在一定階段能夠發揮作用,但在部分民事案件的審理過程中不利于當事人權益的保護和實質正義的實現,比如離婚財產分割是否僅僅依當事人申報的部分,判決是否可以超出訴請范圍等。涉“隔代探望權”案件審理和執行涉及的標的不是物,而是行為,當事人提供的證據可能非常有限,特別是重要證據的采集對于老年當事人更為困難,審理過程中老年當事人往往缺乏有力證據來證明其觀點。在這種情況下在法官不能僅做“消極的守墓人”,而應充分利用好法律賦予的職權,對當事人提出的訴請、證據、辯解的理由等環節進行客觀公正的處理。加大法官的職權干預,其重要方式是調查取證,法官對“隔代探望權”案件親屬及知情人進行調查詢問,全面了解家庭狀況,搜集證據,保護弱勢群體的正當合法權益。當前,許多法院都已進入家事審判改革試點,都有專門的家事法庭和家事審判團隊,有專業的做法,家事法官更應利用好這一優勢,運用職權進行專業化審判。在案件中發現不利于子女利益的情況和老年人權益的情況要及時處理,充分調查取證,并可對超訴請的部分進行判決,確保實體公正。

    (四)開展心理疏導和心理咨詢,設置“探望冷靜期”

    涉“隔代探望權”糾紛的兩個家庭都是及其特殊的家庭。被探望人的兩邊既是曾經的親人,又是現在的“對頭”。祖父母、外祖父母不是因為兒女離婚就是因為“失獨”見不到孫輩,一把年紀本應安享晚年,卻要忍受子女各種不幸帶來的悲傷和見不到孫子女、外孫子女的痛苦。而被探望人多尚未成年,幼小心靈遭受了父母離異或喪失父母等家庭變故帶來的打擊,缺失了應有的愛。對于探望人現在的“對頭”——曾經的兒媳或女婿,他們也同樣因離婚或喪偶倍受困擾和打擊。這些人群心靈遭受的創傷都是不言而喻的,能夠完全憑借自身走出陰影,解開心結的可能少之又少。這時,法院通過心理咨詢師對他們開展相應的心理疏導和心理咨詢,能夠幫助他們解開心結,淡化怨恨,逐漸走出陰影,過上正常的生活。當前家事審判改革過程中,許多法院都引入了心理咨詢機制,建立了心理咨詢團隊,應當發揮優勢,充分開展好此項工作。

    設置“探望冷靜期”,是筆者借鑒“離婚冷靜期”制度的建議。在發生“隔代探望權”糾紛之后,當事人來法院起訴,法官對危機程度進行評估,決定是否設置“探望冷靜期”。如果原、被告雙方劍拔弩張,都視對方為仇人,祖父母、外祖父母強烈要求探望孫子女、外孫子女,不給見就可能干擾影響對方家庭生活,在這種情況下就可以設置“探望冷靜期”;在探望過程中如果有干擾對方家庭正常生活的情形,也可以設置“探望冷靜期”,暫時終止探望。一方面讓原告方冷靜下來,不去干擾影響被探望人家庭正常生活;另一方面,法院在這期間走訪調查,了解案件實情,做雙方思想工作。“探望冷靜期”是一種過渡和緩沖,我國自古就倡導“以和為貴”,家和萬事興,適當的冷靜矛盾,淡化處理助于以后家庭矛盾的修復和親情的重生。

    (五)打造溫情的“隔代探望權”執行方式,開展調查回訪

    “隔代探望權”的執行標的不是物,而是權利。權利的執行是沒有次數的限制的,也不是一次執行就能解決的,最終成功的執行還是取決于雙方當事人自身。這種特殊性決定了執行難度較大。成功的執行不是將探望人和被探望人捆綁在一起,而是要讓雙方自愿的坐下來,誠心的、溫情的探望交流,讓祖孫兩代人真正的延續親情。可以充分利用互聯網等技術,打通時空的界限。利用電話、互聯網、手機客戶端、微信、QQ、APP等平臺開展在線探望,如文首案例中上海市虹口區法院最終協議約定的探望方式;也可以邀請近親屬和社區干部配合執行,組織探望人和被探望人家庭參與社區活動和學校活動等中間活動,側面聯絡雙方感情,這無形中也是一種探望;還可以充分利用重要節日開展探望,如父親節、母親節、生日、中秋節、春節等,通過重要節日做一些另對方感動的事。“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矛盾是從一件件事情中積累而來,那么化解也不是一時之功,也需要水滴石穿的勁頭,需要幾方當事人做多次的配合和努力。探望之后的調查回訪能夠實時監控到探望執行的實際效果,并且能夠在回訪期間再做當事人的思想工作,利于以后探望的進行。通過多次的調查回訪,讓當事人感受到法官的良苦用心,最終化被動執行為主動履行,這也是權利執行的最終歸宿。

    (六)充分運用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處理“隔代探望權”糾紛

    “隔代探望權”案件當事人雙方原為親戚,案件標的為探望的行為,涉及到祖孫三代人,還關系到老年人合法權益保障和未成年人的權益保障,探望的地點有可能在家、社區、學校或者單位甚至法院、派出所。探望的時間和地點,有可能需要一些單位和社會組織的協調。案件的諸多特殊性,決定了其處理方式的特殊性,按照傳統方式判決,不一定能達不到定紛止爭,案結事了的最佳效果。對于此類案件,加大調解力度,充分運用社會力量多元解紛應當是最佳的路徑。按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深化多元糾紛解決機制改革意見》的指導思想,“積極開展訴調對接,可以引導當事人選擇非訴訟方式解決,開展訴前調解、委派調解、委托調解等,加強與行政單位與社會組織、學校等事業單位的對接,并支持工會、婦聯、共青團、法學會等組織參與糾紛解決,發揮社區工作者、網格管理員、“五老人員”、“鄉賢”等社會力量的作用。”(14) “隔代探望權”糾紛歸根到底還是當事人自己的家事,家事糾紛的特殊性正好和設立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的初衷完全契合,這條路徑或許是當前乃至未來最完美的路徑。一紙判決帶來的即便是祖孫的相見,也未必能帶來一家人親情的重逢!


    (作者:金安區人民法院  陳琛)

  • Copyright ? 2011 lafy.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六安市中級人民法院
    地址:六安市裕安區佛子嶺中路(市行政中心西側、市人社局東側) 郵編:237006 網站備案號:皖ICP備16009627號
    電話:0564-3929003 傳真:0564-3929000 技術支持:安徽雷速?站長統計
  • 双色球走势图浙江